當前位置: 主頁 > 國內資訊 > 正文

跟吳建民激辯過的這些人為何第一時間悼念他?

時間:2016-06-25

  6月18日凌晨4時許,前駐法大使、外交學院原院長吳建民在武漢因車禍不幸去世,享年77歲。作為中國外交界最為公眾熟知的人物,吳大使生前關于中國如何面對世界的言論,在網上引起了很多人關注。在很多人看來,吳建民是一位清醒的外交官,對當下世界與中國的關系有一些深刻見解和清晰的認知。不過,吳建民生前曾因其“鴿派”立場而多次引起爭議。觀海解局記者注意到,曾與吳建民激辯過的軍方學者羅援、《環球時報》總編胡錫進等多人,均在第一時間對吳大使的突然離世表示了哀悼。

  刷屏紀念媒體人紛紛表達震驚與哀悼

  噩耗傳出后,許多媒體人在微信和微博上表達了對吳建民突然離世的震驚與哀悼。

  “中國外交論述上,失去了一個可以平衡惡性民族主義的重要聲音,痛惜!吳大使安息!”——新加坡國立大學法學院教師王江雨如此表述。

        《解放軍報》法人微博“軍報記者”于今日11時36分以“綜合網友”的來源發布微博稱:“吳建民曾擔任過毛澤東等領袖的翻譯。他的一些觀點,我們雖然不能茍同,但是今天開放的中國、自信的中國需要不同的聲音,并在觀點交鋒中去偽存真,凝聚愛國的共識與行動。逝者安息。”

  幾分鐘后,曾與吳建民激辯過的軍方學者羅援在其微博中哀悼,“驚聞吳建民大使不幸車禍辭世,深切哀悼!祝一路走好!”

  下午,此前曾與吳建民大使隔空爭論的《環球時報》總編胡錫進得知吳大使不幸逝世的消息后,也發微博哀悼。胡錫進稱:“正在歐洲出差。清早驚悉吳建民大使因車禍離世,深為震動。生命脆弱,危機如影隨形。聽說與他同去的還有武大一位院長。同惜。吳大使與我有過論爭,然而我相信,多元觀點并存是中國社會最寶貴的正元素之一。愿仙逝的吳大使走好。”

  今晚8點整,觀海解局記者在外交學院沙河校區廣場上看到,學校舉辦了吳建民教授的悼念活動。三圈蠟燭中間擺放著吳教授的遺像,前來悼念的學生們排隊鞠躬。

  該校研究生小任對記者表示,聽聞吳教授逝世的消息,大多數學生都不相信,反復在網上搜索信息后,最終確定了這個令人悲痛的消息。記者得知,吳教授經常會參加學校內的活動,例如在圖書館演講等。小任表示,得知吳教授去世的消息后,不少學生自發來到圖書館,將吳教授的視頻全部拿出來放了一遍,不少學生表示吳教授更是全校學生精神上的導師,他溫文如玉的性格令全校師生敬佩。

  激辯羅援

  總想著打一仗的人搞錯了時代

  吳建民不但是中國著名的外交家,而且也是近年在圍繞中國國家發展方向的公共討論中的標桿性人物。外界對他的一些觀點有過爭議。

  譬如,2014年,吳建民曾與軍方學者羅援在鳳凰衛視欄目《寰宇大戰略》中激辯,被稱為中國最大的鴿派和最大的鷹派的“辯論”。對于這一點吳建民表示,鴿派和鷹派這種說法都屬標簽化。而羅援曾在節目中表示,“他(吳建民)也是理性的鴿派。我跟吳大使有很多接觸。文武之道,一張一弛。”

  兩人對于合作與沖突,和平與發展,國際形勢發展的辯論的社會影響力更是延續至今。

(1971年,中國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后,吳建民躋身常駐聯合國的第一批工作人員之列。)

  吳建民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“在和平與發展為主題的時代,誰舉起戰爭的旗幟誰倒大霉,你看美國就是這樣,中國絕不能重蹈覆轍。”

  今年3月30日,吳建民在外交學院演講時再次提到,當今時代主題已經變為了“和平與發展”,但現在仍有很多人“還有戰爭與革命的慣性思維,總想著打一仗”,他認為這些人“完全搞錯了時代”。

  而對于當時兩人的“激辯”,節目主持人邱震海也發文指出,“他的觀點雖不無爭議,但誰也無法否認在其觀點背后的他對國家和民族的深深熱愛,以及那種充滿理性的思維方式。”

  邱震海回憶當年兩人的辯論指出,“2014年7月他在出席由我主持的《寰宇大戰略》節目時,與解放軍少將羅援發生的爭論,雖兩年過去而依然在社會上產生重大影響,成為中國國家發展方向討論的一個里程碑事件,但也成為絕唱。”

  批評胡錫進他一上來把世界講得一塌糊涂

  2016年4月,吳建民在外交學院演講中,批評《環球時報》經常刊發極端文章,總編輯胡錫進搞不清楚狀況。胡錫進隨后發表回應,認為吳建民是典型鴿派,并讓他想起了受了委屈還總想息事寧人的駐外大使。

  2016年3月,吳建民在外交學院發表題為《準確認識今天的世界》的演講。在演講中,吳建民就開放的心態、對世界主題的清醒認知,以及對現階段國家利益的界定三個方面進行闡述。

  在談到對世界發展主題的認知的時候,吳建民拿《環球時報》為例,批評其經常發表一些言論極端的文章。“去年胡錫進請我參加環球時報論壇,有個開場白,他一上來把這個世界講得一塌糊涂。我說你們的眼睛里沒有全局啊,世界大勢你看不到,抓不住主流。我心里說這就是今天的中國,他是報社主編,很有學問的,但是搞不清楚狀況。”

  之后,該文及有關對胡錫進的言論在網上引發廣泛反響。胡錫進聞此特地發文回應,稱“吳建民是典型鴿派”,并指吳大使代表了少數中國舊外交官的思維方式:只有他們懂外交,而且應當由他們完全主導外交,媒體插嘴完全是添亂,是民族主義的禍源。

  (2012年9月,吳建民回到母校南京二中(現又稱田家炳高級中學),他給母校留下了六個字“愛祖國愛人類。” 圖片來源/視覺中國)

  胡錫進坦誠,《環球時報》這些年刊登了一些與“外交部基調”不太一樣的文章,包括同樣遭到吳建民批評的羅援將軍的文章,以及被認為觀點“強硬”的一些學者文章。胡錫進指出,吳大使自己通過環球時報發聲的同時,反對環球刊登與他相反的觀點,這與民主、多元的時代精神不符,“他是外交圈子里典型的‘鴿派’,但他對國內媒體上的‘民族主義’很‘鷹"。

  胡錫進在回應中還憶起自己早年在國外當記者的經歷。“有一次開車過一個小國的邊界,我持公務護照,根據兩國協議免簽。然而該國邊防將我攔住,要求我回出發地辦簽證,很蠻橫。經艱苦交涉,我進入了該國。

  我對中國駐該國大使表示,我要向該國媒體投訴,促該國重視,以防今后持公務護照的中國人過境時再有我的遭遇。這位大使是這樣對我說的:過來了就好,千萬別招事了。別說你了,連我過邊境也經常被攔住不讓過。我愕然。吳大使讓我想到了那位大使。”

  談論南海問題我相信不會爆發世界大戰

  “兩人的隔空爭論”曾引發爭議。隨后,吳建民在節目采訪中也表示,“實事求是的講,我沒有跟他進行辯論。我在外語學院的講話在網上傳出來后,他就是做了回答,我也沒有回答他的講話。”

  “如何看待這種現象,我認為時代主題變了,有兩股潮流。這兩大潮流在這那里較量,國際形勢讓你眼花繚亂,你可以看到這兩股潮流較量的影子。世界大變化,中國大發展,大家有不同的經歷,對世界的看法有各種差異,這個各種看法的差異的出現,我想是自然的。我的看法,我今天講話的目的也是這樣,推動大家思考,判斷一種思想正確與謬誤的標準是什么?就是我們黨所提倡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,實踐證明對的就是對的,錯的就是錯的。”他說道,“比起萬馬齊喑,我更喜歡百家爭鳴。”

  實際上,雙方曾就焦點問題展開談論。胡錫進曾向吳建民提問稱,“我們都相信世界大戰打不起來,但是吳大使能不能給我們做一個保證,南海也不會發生軍事摩擦,因為現在的情況下只要南海打一炮,發生一點摩擦,其沖擊力就是相當大的,就可能是周邊或者是我們的經濟都很難以承受的,您能不能向我們保證南海不會發生摩擦?”

  “我相信不會爆發世界大戰。”對此,吳建民回答稱,“對于任何國際問題誰來做保證都是愚蠢的,吳某人不會做這個事情”。吳建民說,但是這兩個問題不能被混淆了,南海會不會出現一些擦槍走火的情況與爆發世界大戰是兩回事情,南海不會爆發世界大戰。

  回應“要吃鈣片”“軟”和“硬”都只是手段

  觀海解局記者注意到,經常在國內大學、企業、機關單位演講的吳建民,難免會遇到一些激進的聽眾發表外交官太軟,要吃鈣片的嘲諷言論,吳建民表示并不在意。

  他認為,觀察世界,與世界對話需要有效交流,觀察中國,與國民溝通也需要有效交流。“軟”和“硬”都是手段,而不是目的,“言戰易,言和難”。通過講能經得起實踐考驗的真話,自然能使別人心服口服。所以,關鍵還在于如何能有效地講真話。

  吳建民去年3月在國防大學的演講,只強調了三點看法。針對嘲諷外交官太軟的人,吳建民發表意見:“第一,外交大權歸中央,外交部不擅權。我們所做的決定是在中央的領導之下,沒有一件是外交部自作主張。第二,中國想大發展必須有良好的外部環境。第三,外交硬很容易,軟很難,難在講的道理要能站住腳,能讓人信服。有時候需要一些妥協才能贏得人心。”

  西方持續盛傳的中國崩潰論,例如“中國經濟崩潰了”,“內戰即將爆發”,“改革完蛋了”等負面言論讓國外對中國誤解重重,怎樣說服別人消除誤解,吳建民在諸多場合反復提到交流的重要性。他認為,“交流是一種藝術,沒有固定的模式,必須考慮主客體雙方,且開頭的幾句話非常重要”,“至于怎樣打動別人要靠積累。有心的人總會通過之前的觀察體悟,將別人精彩的內容化為己用”。

  最后撰文特別警惕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思潮

  5月18日出版的第517期《人民論壇》雜志,刊發吳建民署名文章《當今哪兩股思潮特別值得警惕》。文章指出,當今世界有兩股思潮特別值得警惕:一股是民粹主義的思潮,另一股是民族主義的思潮,這兩大思潮正在全球范圍內泛濫。

  什么是民粹主義?就是以維護平民的利益為由反對權威,甚至不惜采用任何手段。什么是民族主義?就其內容而言包含兩個方面:一是熱愛自己的國家和民族,這個沒有錯;另一方面就是以維護本民族利益為由而反對、排斥其他國家和民族。

  文章強調,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在中國都有很大的欺騙性,盡管他們列舉的我們社會中面臨的挑戰是事實,但是他們提出的應對藥方是錯誤的,是要把中國引向歧路。

  “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在中國都有很大的欺騙性,因為民粹主義者打著的是‘為民請命’的旗號,好像只有他們最關心人民的疾苦。而鼓吹民族主義的人則往往披上‘愛國主義’的外衣,好像他們是最愛國的。你如果不贊同他的看法,就是‘漢奸’。民粹主義也好,民族主義也好,盡管他們列舉的我們社會中面臨的挑戰是事實,但是他們提出的應對藥方是錯誤的,是要把中國引向歧路。民粹主義的要害是反對改革,民族主義的要害是反對開放”。他在文中指出。

  精彩言論1在和平與發展為主的時代,誰舉起戰爭的旗幟誰倒大霉,你看美國就是這樣,中國絕不能重蹈覆轍。戰爭不能解決問題。如果還有人相信這個,那是思想落后于時代。2

  今天的中國成就斐然,也面臨很多困難,但總體來看,在不斷進步;中華民族有很多優點,也有不少毛病,但總體來看,素質在提高。讓世界看到這兩個方面就比較全面了。所以,我們不要一聽到外國人批評,就火冒三丈。別人說得對,我就改;別人說得不對,也不必過于介意。

  3中國與美國,一個新興大國,一個守成大國,彼此之間的戰略疑慮是個長期問題,不可能一下子就解決。1971年,我作為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中的一員去美國,當時中美貿易額只有500萬美元,去年是多少,5500多億美元!誰想到中美關系會發展得這么快。一些人總是強調中美戰略上不互信,但我跟美國人、中國人都講過這樣的話:中美關系,從500萬美元到5500億美元,沒有一點信任能行嗎?4人們不了解外交,就不會知道外交人員為國家做出了怎樣的貢獻,更不會明白他們付出了怎樣的犧牲和代價。外交太神秘了,結果不是雙贏而是雙輸。5

  成熟的外交官通常都有一個平和的心態,這種平和來自客觀,而客觀來自自信。大庭廣眾之下,我沒發過脾氣,因為我認為,多數人更容易接受娓娓動聽地講道理這種方式。

  6回顧過去一百多年的歷史,大概今天中國的地位,可能是最高的。過去一百多年里面,很長的時間,中國在世界舞臺的邊緣,但是今天,中國接近了世界舞臺的中心。7中國是一個大國,但我們長期是一個弱國。長期弱國的狀態使我們形成一種弱國心態和慣性思維。弱國心態最大的特點就是缺乏自信。不自信,對于別人的評論就十分介意。這種心態和慣性思維,與來到世界舞臺中心的大國地位是不相稱的。克服弱國心態,需要時間,更需要自覺。8

  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的思潮結合起來非常危險。民粹主義會導致從政者被民族主義劫持,就是他們明明知道有些觀點和做法不對,但為了博得公眾的支持,他們也會那么干。因此,我們對上述兩股思潮必須保持高度的警惕。

  觀海解局記者/黎史翔 李洪鵬 張群琛

    吉林快三是不是官方